玩车一族(下):恋上甲虫车‧爱它易养又易认

玩车一族(下):恋上甲虫车‧爱它易养又易认在许多人的眼中,甲虫车是可爱的,我们常常看到一些老旧的甲虫车在路上缓缓行驶,偶尔也看到一些外观设计古灵精怪的甲虫车在我们身边越过。由于它的车龄不小,有些人称它为古董车。有些人对它讚不绝口倾心不已,同是32岁的“思大”讲师叶慧君与在IT公司任职的男友冯德温,就是一对情陷甲虫车的情侣。未驾着甲虫车上路之前,叶慧君平日出门都是由男友冯德温负责载送,然而如此温馨的日子不常,2005年,男友必须到槟城工作,她在别无选择之下得自己驾车上班。买车前,男友给她两个选择──日产或甲虫车。结果,她挑上了小巧可爱却没有音响没有冷气且是1967年出产的老旧甲虫车。“选择它是因为驾起来让我感觉很舒服,而且它很独特可爱,又容易认。我的朋友常常凭车认人。”就这样,这辆甲虫车陪她走过了两年的岁月。这段期间,这辆老旧甲虫车从未抛锚,因此驾着它到处去让她非常有安全感。“这要归功于车子的性能还有平日良好的保养,我每两个月都会把它送去做保养,一年保养费也不超过2000令吉。”目前,她将这辆甲虫车送往修复,稍后将会以全新的面貌见人。她和男友于2007年12月买了现在驾着的这辆1969年生产的甲虫车,“但这辆车的状况没有第一辆保持得好。”冲力十足可上高原叶慧君说她对甲虫车的情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连她自己做梦都不曾想过会爱上甲虫车。“以前我的梦想之车是日产或本田轿车,现在我已将它们除名。”很多人以为这种老旧的甲虫车比较耗油,而且驾起来似乎有气无力走不动,其实不然。“它的冲力十足,上云顶和金马仑都不成问题,而且耗油量普通。大家在路上常看到这些车慢慢走,很多时候是因为驾驶人正在享受驾驶那辆车的乐趣,或者是故意的要让人欣赏那辆车。”甲虫车也扩大了她的生活圈子,当与人初次见面尤其是同样驾驶甲虫车的人,彼此都能很轻易地打开话匣子。有时在路上遇到“同类”抛锚,她也会主动停下来看看是否帮得上忙。“在路上遇到相同的车,不管认不认识,我们都会鸣笛打招呼,因为驾的是同样的车,让我们觉得格外亲切。”她透露,当一群同样驾驶甲虫车的朋友出来聚会时,通常都会带着另一半,这样一来声势也更壮大了。车子进水无损它锺爱儘管车子已经很残旧,但她对它可是锺爱有加天天驾着上路。与甲虫车共处短短两年,车子间中也出了些小问题,却无损叶慧君对它的锺爱,这部车子还为她的驾车生涯增添不少别的驾驶人所体会不到的趣事呢!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水淹车子了。“一到了常下雨的季节,我的车难免漏水,水深有时还高达一吋。女生通常都会把鞋子放在车内,我也不例外,为免鞋子被浸坏,我得用纸袋把鞋子装起,然后挂起来。”淹水情况严重的话,她还必须在雨停后用瓶子把水清掉,再用报纸手水吸干吸水。除了漏水问题,这辆没有冷气的甲虫车的窗口也已操作失灵,她只能依赖旁边的三角镜通风,因此如果有人要搭叶慧君的顺风车,她都会事先声明。“庆幸的是,这辆车的主要材料是铁,所以只要车子是在行驶中,就可以很快散热,所以还不至于太闷热。”儘管如此,她从未想过要为这辆车装冷气,因为这将对引擎造成压力,“我们想做的,就是把那辆车保持越久越好。”创立Negawsklov甲虫车俱乐部与叶慧君的感性相比,冯德温显然是高层次的甲虫车迷。打从7岁开始,他即已莫名的喜欢上甲虫车。12岁那年的某一天,妈妈着他外出买些东西,刚好让他碰上Volkswagen卖零件的展览,结果他就呆坐在附近观看了两个小时,也早已把妈妈的吩咐抛在脑后,回家时两手空空,最后只好再跑一趟,把妈妈要的东西买回家。也是Negawsklov俱乐部其中一名创办人的他,对甲虫车的认识可说是非常透彻,任何细节和微差都逃不过他的双眼。“Negawsklov是Volkswagen的倒写,这是我们在2001年成立这个俱乐部时,其中一人想出来的。当时我们有6个人,从开始聚在一起喝茶到成立俱乐部,都是很偶然。到现在,也还不像是个非常正式的俱乐部,我们只有一位秘书,俱乐部里的工作也是我在处理,没有主席和其他委员。”俱乐部的运作方式也与众不同,他们没有大量招收会员,在这方面他们讲求的是合得来与否的感觉,因此迄今他们也只有28名会员,加上会员的女友也只是五十来位,车则有约80辆。虽然俱乐部规模小,却被不少大型广告相中,包括麦当劳、亚航等,还曾经接受过不少访问。这几年,由于许多会员的车都在修复中,因此他们比较少聚会。“为甲虫车修复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就好像我给女友驾的第一辆车,我在2000年买下它,前年才开始做修复,估计要到今年4月才能完成。“我要做一辆完全原装的甲虫车,花在买零件的费用大概也有三万多令吉。”他披露,为了完成原装甲虫车之梦,他花了7年的时间,到日本、欧洲等国家去搜寻由德国生产的原装零件,结果成功让他找回80%的原装零件。“零件都有它的编号,外行人看起来是一样的,可是我知道它不一样。”逛街看见心头好即问是否愿出售除了给女友驾的第一辆及第二辆甲虫车,冯德温还拥有另外两辆已经不能行驶的甲虫货车。他用了约7万令吉买回这4辆车,除了通过朋友介绍,他也会在空閑时着车到处逛,只要看到有人的家停着一辆他有兴趣的甲虫车,他便会停下车找车主,问问人家是否有意出售。他的4辆宝贝分别生产于1969年、1967年(轿车),1967年及1973年(货车)。他也打算修复两辆货车,“一辆我要做快车,我会放大引擎的容量,把它做成超人款,颜色有红白黄蓝,另一辆会做成蝙蝠款。”他说,4辆车他以5000令吉至1万5000令吉的价钱买到,但是一旦开始进行修复就要花很多钱,四辆车如送往修复预料要花个16万至17万令吉。虽然他笑称这样的嗜好并没有带来甚幺乐趣,相反只有把辛苦当乐趣,但是他可不言悔,还说要后悔也是没有趁早买多点,因此错过一些少有的型号,比如1964年的Porche。他说,这个嗜好带给他很大的满足感,而且车子能保值,这种种都让他觉得值得。“这些车是越原味的越有价值,但是也要视乎它的独特性和状况。”他也以他所拥有的第一辆车为例,他用了5000令吉把车子买回来,坐了7年后现在花三万多令吉进行修复,过后那辆车可以再驾上10年,“17年也只是用了四万多令吉,但是如果你两年换一次车,肯定损失一两万。”和女朋友拍拖6年的他惊讶于女友会喜欢甲虫车,而现在甲虫车已成为他们之间的话题,而修复后的第一辆甲虫车他会也体贴的让女友的随喜好爱怎幺样就怎幺样。/副刊‧报导:何欣瑜‧2009.04.21

上一篇:
下一篇: